欢迎来到征集网!这里是知识工作者的家园!
网站地图|RSS订阅
当前位置:征集网|中国第一征集网|全球征集大赛|有奖征集活动发布|征集猫|征集令 > 征集相关 > 征程故事 >

征集之外,还有更蓝的天

发布时间:2010-07-31 | 人气: | 来源:征集猫|整理:责任编辑 | 我要投稿

去年十一背包穿越了秦岭主峰太白山,3700多米。下面转一下俺搭档“行者无疆”写的。征集之余,大家不妨放松放松。



太白南北穿越——序

从北京回来2个月了,没有一次户外活动,看着远方的山,总感受到心底一种声音在召唤。恰临近十一长假,想着在这个假期走一趟户外。
2009年9月初的一天,在一个没有组织过户外活动的驴友群中,一个人在聊天中提到了太白,他们要在十一穿越太白,跟随西安的驴友群。太白这个名字第二次出现在记忆中,我回想起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那是2009年的5月,在北京绿野论坛中,参加了坛子里驴友自发组织的一次登灵山活动,那次灵山途中,听领队东山山猫说起他们要在端午假期穿越太白山,队员全是绿野中的强驴,并提到了那里的高强度、高海拔和可能出现的高原反应。那时开始,对太白有了初步的印象,也有了模糊的向往。我告诉自己,有机会一定要去那看看。
如今看到了QQ群中那位仁兄说去太白时,涟漪从心底涌起,有了去太白的冲动。无聊中在一个个户外论坛闲逛,当地的论坛没有吸引人的活动,在8264中,看到了库布齐沙漠穿越,收藏。又在随后的浏览中,“60国庆,迎娶太白”的帖子进入了我的视野,读了行程的计划和描述,又在google上查阅了关于太白穿越的路线,感觉到那是一条堪称经典的太白山穿越路线,准备报名时得知,那队人满了,一丝遗憾。进入商业板块,看到了“太白山(鳌山)强线9月国庆节计划”的帖子,打开浏览,被那气势磅礴的照片震撼,下面一行字:太白,有酒有朋友!领队这样介绍:“领队  高太尉  年龄:38;曾成功穿越新疆可可托海;曾参与国家测绘局一大队对罗布泊地区的测绘工作;曾三十多次安全穿越太白山近二十条的不同路线,安全无事故。……”感觉很靠谱,且路线和人满那队相同,心动了,问了一些那里的气候、对装备要求的问题,都得到了太尉的热心解答。
回来和媳妇商量,媳妇同意了,并想着这么多天去,不能让媳妇一个人在家呆着,劝媳妇出去也走走,当时想她和她的同学去野三坡。于是,我放心报名,开始采购装备,查阅相关资料,为太白之行做充分准备。媳妇给我订好车票。
我们的行程:10月2日在西安集合,厚昣子——老县城——都督门(宿)——老庙子(宿)——跑马梁——大爷海(宿)——大文公——放羊寺——明星寺——平安寺(宿)——鹦哥。
太白!我来啦!


 


太白南北穿越——(一 )

首先BS一下QQ空间,昨天辛苦码了二百余字,点了保存,草稿箱中却没有!只得重新来过了。
十一,祖国60年华诞,秋高气爽。
早晨起来,收拾背包,放下一些装备,背包还是被装的满满的。反复检查,确认没有必需装备遗漏。
得知媳妇计划改变,不去野三坡,让她一人独自过这长假我很纠结,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了。
看着阅兵式,感受到了祖国的繁荣昌盛,激动。
吃过午饭,媳妇送我到车站,登上火车开始了太白之行第一步。
十月二日上午,火车正点到达西安。
出站,人流中瞥见有人和我一样装束,不知是登哪座山。又看到了熟悉的城墙,不同的是,多了旌旗招展,在风中洋溢着喜悦。打车,直奔集合地点。
到了地方,太尉出来引路。二人一前一后进入他的欢乐谷。墙上一个神龛,供着关二爷,一张大原木方桌,四条长凳围绕,桌上一套茶具,几人正围着品茶,很有江湖的味道。一排排半人高的背包整齐的站着,好像阅兵一般。
放下包,出去吃了一大碗陕西特产的梆梆(biang,好像读二声)面。
回来,太尉公司人也多了起来,大家围桌而坐,喝着茶,讲着太白或各自的精彩故事。
2点,准备出发。2辆依维柯,一辆面包一辆皮卡。连人带包装的满满的。
路上有查非法营运的,有查超载的,路上经过厚畛子、老县城。总之是在晚上9点安全到达都督门了。
一行人下车,休整。太尉则忙着和农家安排食宿,联系背夫。
吃着农家饭,小米粥,喝了自酿的白酒,身上暖和许多。
酒足饭饱,给媳妇发了信息,入睡。
可能是鞍马劳顿,感觉胆囊区域隐隐作痛,心中暗道不好,胆囊炎可能发作,加上有人的呼噜很响,一夜辗转反侧,但总好过外面的泥地。一会睡一会醒,醒来时,心中感觉很复杂,即兴奋,又很担心这样的状态影响了明天的行程,就那样醒醒睡睡,听到了旁边屋起床洗漱的声音。
又是一个清晨了,就要上太白了。
此时发现,腹部不再作痛了,很庆幸不会影响太白的行程。松了一口气。
[转] 太白南北穿越——二


十月三日
起床,洗漱,吃早饭,农家接待站准备了小米粥、咸菜、大饼,然后把水壶装满热水。
7点半左右,背夫就位,共10名,最后用了19名。
8点,太尉清点人数,讲了一下规则,要5人一组,每走一小时休息十五分钟。出发。
我和老虎、龙纹、还有山西俩哥们结成一组。实际上,整个穿越路线我和老虎一起走完。
路上还有其他的队伍,原来昨天大雨,无法上山。感觉我们这次苍天很给面子啊。
一路阳光明媚,阳光从树叶间隙洒下来,映的地上斑斑驳驳,落叶铺在地上,踩上去很松软。走在林间,心也变的清净了。
太白庙,一座木质结构的建筑,里面供奉的不知是否太白神。
太尉和四老爷在那里燃香作法。
过了太白庙,坡度大了起来,爬升也吃力了。
我和老虎走走歇歇,龙纹不习惯这样的节奏,先在前面走了。我和老虎节奏挺合得来,就一起走。
中午,在一个有溪水的地方,休息,午饭。
继续爬升,上午体力已经消耗了一部分,开始考验毅力了。太尉则一路忽前忽后,就像在公园里溜达,很轻松。、
过了灵官台,海拔已经在2870米了,大概上升了1100米,巨石随处可见,已经有冰川遗迹的特征了。正在巨石间行走,忽然起雾,就像一层轻纱,盖在了远处的山上。不到五分钟,远处的山消失在视野中了。
四点左右,天气开始阴了,加快脚步,感到脖子一凉,有雨滴掉进去了,心想,要是赶上对流雨可是够受的,以前在小五台赶上一次,风大雨急。远处还听到雷声。太尉说是过云雨,不要紧。果然,滴了一会就停了,这才放心。
在一个垭口,有人说有手机信号了,赶紧掏出手机,开机,给老婆发了信息保平安。顺便休息一下。
上包,太尉说翻过垭口,就不远了。马上精神十足,准备一鼓作气,冲向营地。过了垭口,一片杉树林,在落日下一片金黄色。
坡度渐缓,但是走的也是很疲惫了,没觉得轻松多少,我和老虎歇的频率越来越快。
走了一会,我们又一次休息,坐在石头上,老虎抽着烟,我说:“这儿景色也不错,干脆我们在这扎营吧,真不想再走了,明天早点起来追队伍。”老虎表示同意。我们都知道这是一个笑话,在这样的大山中,离开大队伍是很危险的。就是这样说,心里也感觉轻松了许多。
说归说,休息一会,继续赶路。路越走路越湿,有些地方水渗出地表,和肥沃的土壤混合在一起,再被人一遍遍踩过去,成了烂泥,有些地方水比较大,形成了小溪。记得太尉说过,营地有水,加上对地形的判断,营地应该不远了。又激动起来,目标不远了,今天也坚持下来了。
再上,出现了一条很大的溪流,两米宽。有两个人在溪边玩,看到我们,鼓励我们说:“营地不远了。”MM还主动为我们拍照。 那会我是没劲照相了,很是感谢。
过了溪流,走了五分钟,看到前面开阔地上帐篷花花绿绿的一大片,因为前天的雨,有的队伍到了那里无法前进,休息了一天,所以这一晚有几支队伍在此扎营。快步上前,从中找到我们的队伍,然后开始选地方,扎营。这时天已擦黑。
第一次扎营,老虎教我如何选地方,让我把他的地席在空地上一铺,躺上去,在地席上前后左右的挪动,找一块躺着舒服些的地面选址扎营。我照做,地面看着很平,但是真躺上去,那些草全变成了一个个的小疙瘩,根本无法躺平,找一片合适的地方还真不容易。终于在一条小路上扎了营,因为是路,走的较多,我顺着路的走向躺下,相对还平些,正好只有腰部有一些凸起,感觉还符合人体的曲线,就这儿了。
拿出我的地席,铺开来,开始扎帐篷。一看老虎,才拿到地席,已经把内帐铺开,帐杆接好,正熟练的往内帐上穿。
我学着老虎的样子,开始抽出第一根帐杆,一一接起来,然后穿入内帐,再接起一根帐杆,穿入内帐,往帐底固定。等我弄好了内帐,老虎已经把帐篷全搭好了。
由于看了报名帖说不需要,没有带气罐,老虎让我用他的,而他也是算着带的。
我们一人煮一袋方便面。然后烧了些热水喝。
往上看,景德镇来的队伍正在生火,大约一小时,终于篝火燃了起来。其他人也吃过晚饭,有人开始高歌起来。有喝彩的,拉歌的,有对歌的,很是热闹。老虎叫我去烤火,换了羽绒服,我来到篝火旁,立刻感觉暖和许多,此时直观地感觉到,火的作用如此重要。
月亮升起,这天正式农历的中秋节,在3000米高度,看着明月,感觉月亮比以前亮了许多,大了许多。一群人围在篝火旁,聊天,烤火。分享着美酒,没有队伍和地区的界限。还有人带了月饼,切成小块,大家分享。这时唯一遗憾的就是那里没有信号,好像给媳妇打个电话,共度中秋。
玩了一会,回帐篷准备休息,外帐已经有一层薄冰似的东西了,到了考验睡袋的时候了。
收拾好帐篷,钻进睡袋,传来老虎的声音,提醒我注意脚的保暖,穿两双袜子,将不穿的衣服盖在脚上。
帐外,一群学生还在玩着真心话大冒险,精力充沛,在他们的嬉笑声中,我睡着了。晚上不知几点,觉得太热,起来脱了抓绒和袜子,心想这睡袋还真是很靠谱,没被老板忽悠,以后还去他那买装备。外面十分寂静,只有一些鼾声此起彼伏,估计是太累了。隔着月光,帐篷被照亮,很清楚的看到帐篷里的一切。没有了钢筋混凝土,这种回归自然的感觉太好了。不知何时又睡着了,再次醒来是凌晨4点左右,起风了,由于没拉风绳,外帐被吹的呼啦呼啦响。被吵醒后,有点担心把帐篷吹起来,庆幸没有那样。
在风声中时睡时醒,直到又一个清晨到来。

 

 
太白南北穿越——三


十月四日,天气不错。

起床,简单将帐篷内的物品规整了一下,然后钻出帐篷,感受山间的早晨。湿润又带着清凉的空气钻入肺里,感觉像吃了一块薄荷糖。大多帐篷都打开了,大家都忙活着打水、洗漱、收拾。天渐渐亮了起来,太阳快出来了。天空像被洗过,干净的没有一抹云彩。

我站在帐篷旁,等待着日出。一会,光芒从远处山脊露出,感觉不是很刺眼。慢慢的,橘红色的太阳一点一点的爬上了山脊。朝阳下,映出了大家忙碌的身影。老虎也起来了,开始收拾帐篷。

我去打了些水,见有人在溪边刷牙。感觉溪水凉的刺骨,我放弃了刷牙的念头。

回来,和老虎烧了一锅水,泡了两袋豆奶粉喝了,饼干作为早餐。吃饱了肚子很舒服。

跑到太尉那边,烧了一壶水,灌满保温瓶,今天一路的水就准备好了。

第一次收拾帐篷,还是比较慢的,搞了半天才把所有的东西装到包里。第一次收帐篷,方法有点问题,收好了发现帐篷的体积又增大了。本来起来时算是比较早的,但等我收拾好之后,发现大家好多都开始走了,起个大早赶了个晚集。龙纹和老虎耐心的等着我,一同出发。

这天的征途还是比较轻松的,太尉说是只有五百米的上升,要走过四十里跑马梁,想来一路景色应该很美的。

果然如此,走了一会,就豁然开朗。绵长的太白山脊映入眼帘,磅礴大气。心情激动。我和老虎走走停停,和我们一起出发的龙纹不太适应这节奏,先在前面走了。走了大概一小时,到了昨天太尉说的有信号手机的地段,赶紧掏出手机,寻找信号,给我家领导打个电话,表达一下中秋节的思念并分享一下这里的美景,顺便报个平安。待我和老虎打完电话,抽烟喝水这一系列动作完成,继续前进,此时估计处在整个队伍的中后部了。继续向上,到了一处小山顶,前面不远就是将军庙了。许多人在这里休息,看看远处的山绵延不断,山顶部覆盖着白色的石块,应该是第四季冰川的产物了。这天的海拔都在3000米之上,可能是海拔升高的缘故,天特别的蓝,云也格外白,蓝天白云构成了十分鲜艳的景色,挑战我视觉的色彩饱和度,看久了觉得蓝天白云也会刺眼。由于天气晴朗,到了上午10点左右,阳光就很强了,出发时穿的抓绒衣已经脱了。

歇够了继续向将军庙进发,约30分钟就到了。将军庙是一座木结构的建筑,已经破败了,只剩下主要的木梁,四周围的墙已经不见了踪影。里面供奉着几个佛像,不是很大,不认得里面是那路神仙。我在外面双手合十拜了一拜,和这座名字很酷的建筑合影留念。

整理装备,继续向上。这一段应该是跑马梁了,一路在草甸和冰川遗迹的石块上前进,感觉与这巨大的自然变化如此接近。走到一段比较急的上升,我和老虎定一个目标:用十分钟登到那段的最高点。老虎还有些怀疑这个目标的可行性,觉得半小时能上去就不错,说咱们尽量走吧。两个人互相鼓励着,计算着休息和冲刺的时间,在预计时间完成了这个目标。两人在终点休息时,我还在想,那段路要是不制定这个目标,这段看起来很痛苦的一段上升路程可能真要走上半小时,设定了目标,再分解成小的阶段,反而没有去想这段路的难度了。就这样一个小阶段一个小阶段的推进,最后竟然按计划完成了,而且没有觉得很累。

这时海拔应该在3400米以上了,风开始大了,只穿着冲锋衣和在停下来时感觉冷。紫外线更加强烈,裸露在外的手和脸有一种离火炉近了那种暖和的感觉,没带防晒霜,有些担心被晒伤。脸和手感到了烤火的暖和,裹在衣服中的身体却感觉不到热,很奇怪的感觉。一会一片云横在了我们和太阳之间,马上感觉冷了。这是竟然从那片云间飘下雪花,被山风带着横飞。伸手接了一片,是那种六棱的晶体,掉在手上马上融化了。再往前走,脚下开始出现积雪,一块块嵌在石块中,十分洁白。老虎说这雪可以吃,说着拿起一块送进嘴里。我有点担心吃了引起肠胃病,但看老虎吃的很爽,也拿了一块吃起来。这些雪看不到杂质,在嘴里化成水感觉甘洌,也十分提神。担心失温,没敢吃太多。玩够了继续走,开始下降了。一路上太尉还是悠哉悠哉的,一会从后面超过我们,一会又躺在路边晒着太阳等着全队。

下午五点,终于到了大爷海——陕西省海拔最高的湖泊,还是西安市饮用水源地,水很清澈,像一颗明珠嵌在太白山顶。那里有个大爷海接待站,提供食宿,不过价格不菲,是我们今天的营地。太尉考虑那里晚上风大,为我们准备了板房,今晚不用睡帐篷了。把行李收拾妥当,放好,和老虎计划攀登此行的最高处——拔仙台。我们带了一壶水,各自的手电和一些葡萄干,开始向拔仙台进发。从东边拔仙台的路有些陡峭,好多地方要手脚并用。也不知是一天走的疲劳了还是其他原因,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太对,我有点害怕,老虎也有同感。两人小心翼翼的,总算是爬到了山顶,终于平安登顶了,松一口气。山顶是一片平缓的开阔地,东边有一座用石头砌的山神庙,据说有个道士在那修行。

我们进入山神庙,道士 不在,后来知道他在大爷海和太尉聊天呢。我们在拔仙台处合影留念,海拔3761.2米,我的新高度!我和老虎商量,下山时不走来时那条路了,太危险。老虎也是此意。我们决定从西边绕下去,那样虽然远些,但安全些。两人开始下山,路上还看到了二爷海、三爷海,不过比大爷海小得多。有人在那扎营,各色帐篷就像小甲虫趴在石头上。下撤途中遇到一个色友,带着相机脚架拍落日。不过云较多,太阳藏在云层后往山底下滑。那色友见此情况着急了,费好大劲上来,拍不到多遗憾啊,我也希望看看高山上的落日。老虎说一会会看到的,过了几分钟太阳还真从云层中钻出来,很给老虎面子。太阳一落山,马上很冷了,风也大了,拿着手机给家里领导打了一个电话发了几条短信,手就冻得发痒。我们加紧赶路,路上遇到其他的队伍,为他们提供一段照明。

回到营地天已经全黑。有个浙江的妹妹有点高原反应的症状,吃不下饭,给她拿了袋豆奶粉,其他队友也帮着倒水、拿吃的,扶上床。我们开始张罗晚饭了。此时大爷海已经变成黑色,静静的仿佛凝固了。周边可以扎营的地方,一些晚到的队伍开始安营扎寨,灯光斑驳。我过去打水,手电照下去,都是小虾一样的东西在水面上游动。每舀一次水,倒掉一半,把小虾倒出去,终于舀了一大瓶水。晚饭太尉和接待站联系,高压锅煮的面,里面还有荤油,那种环境,吃到这样的面就是美味佳肴。太尉拿一瓶小太白过来,给每人喝,我们都喝了一口,肚子里热乎乎的很舒服。想起太尉招募活动时的口号“太白——有酒,有肉,有朋友”。我们又自己烧水冲了豆奶粉,然后泡一杯茶,开始侃大山。大家很早都睡了,睡觉的屋子是个里外间的板房,没有出窗户,外间上下两层大通铺。我和老虎睡外间上层靠门的铺,屋里挤了有20多人,有的已经打起呼噜。地上全是大包,一个挨一个,地上只剩一条通道了。为防止缺氧,把屋门打开了一点。一晚上醒了许多次,不过还是很解乏。
太白南北穿越——四


十月五日,早晨天没亮就被吵起来了。山东小鱼等几个队友昨天没有上拔仙台,今天很早起来准备去。起床后打水,洗漱,收拾做早饭,依然是面包火腿肠并冲了豆奶粉。我昨天到过拔仙台,今天归心似箭,此后给自己定的任务就是平安下山。和老虎一交流,他也这样想,黄金搭档就是这样,总能想到一起。今天大家都比较疲劳了,有一些人膝盖伤了,不能再走了,还有一些由于时间关系,从铁甲树下回去赶飞机。老虎因为没有买到卧铺,可能还要挤一晚上硬座回家,也想早点回西安修整一下。我和龙纹一起劝老虎,希望能一起走完全程——真正的太白南北穿越,最终老虎决定和我们走完全程。我也曾担心自己的膝盖,因为以前走长城时没有注意保护,膝盖受过伤,强度太大时膝盖疼,可能是滑膜炎,下楼迈不开步子。不过这次状态不错,膝盖没有给我出难题。

我们收拾停当,太尉才起来,问了太尉前进的方向,我拿出地图确认好路线,我们决定先在前面走着,这样可以轻松些。太尉说今天路线是五下五上,才能到营地平安寺,那里海拔2700米。和我们在大爷海住宿地的海拔有大概七百米的落差。走过后回想,今天是整个穿越中强度最大的一天,一会儿上到山顶,一会下到谷底,还有许多绕着山腰的横切。走了五段大的爬升,都是由许多很陡的小爬升组成,有些路段几乎手脚并用,也经历了五段大的下降,也有坡度很大的,重装走这样的路比较费劲。

刚走出去一小时的路,翻一个小山头,脚下用力过猛,加上疲劳,觉得左脚心韧带拉了一下,感到疼痛,不敢太用力了,找了一个不太疼的姿势继续前进。当时很害怕脚伤变严重了,影响之后的行程。我们正处在整个路线的中间,还有两天才能下山。最短的路走铁甲树,也要一天下去。还好,谨慎起了很大作用,全程走完脚伤没有变的更加严重。

今天路线主要向北,在山脊和山腰上穿行。

今天天很蓝,阳光也很灿烂,拔仙台向北的风景也很好。过了文公庙,转到了山的南坡,金黄色的落叶松铺满了整个山坡,在这样的松林间走了大概2小时的横切。龙纹今天和我们基本一路同行,不过休息的节奏不同,龙纹喜欢快走,然后再一个地方充分休息,我和老虎则是歇的频率高,但休息时间短,多数时候龙纹在前面等我们。因为走南坡的山腰,总是暴露在阳光下,而且今天感觉阳光更强,出汗多,口渴的也快。走到中午十一点时,我们的水已经不多了。太尉说整个路程只有名姓寺一处补水点。预计中午能到。我们口干舌燥,留着一点水不敢喝光。到了中午十二点,都饿了,在背阴的路上找一处适合做饭的地方,开始埋锅做饭,今天是三人一起合餐,水和食物统一调配。吃饭休息的地方,厚厚的落叶很松软,泥土潮湿,石头上也长着苔藓,能感觉出湿冷。离开了阳光的庇护马上就觉得冷,还好吃了热饭补充了热量。饭后收拾东西,抖擞精神继续走。太尉在我们吃饭的时候超过了我们,今天队伍拉到比较长了,远不如前两天那么集中,每个人也没有前两天那样的精神了。走到放羊寺,见太尉和几个我们队里先到的朋友正躺在草地上休息。放羊寺没有庙,没有树,没有可以遮挡的地方,有一片草,看来很适合放羊。坐了一会,感觉更渴了。休息好了继续走,大概下午2点多,到了名姓寺,一间砖房,真没看出来是庙。旁边一个约五米深的山洞,有泉水滴落,一根管子将泉水引到洞口。看到有水,高兴坏了。把身上剩下不多的水一口气全喝了。把水杯全部接满,下午的水不用愁了。

往后的路感觉更艰难,把人折腾的更加疲惫。龙纹体力不错,先向营地出发了。我和老虎还是走走歇歇。老虎连抽烟都觉不出香了。上下的爬升更加陡峭,加上天色渐晚,光线不那么好了,一路更加小心。中午就看到的营地上的松树,走了一下午还没有到。

天擦黑的时候,我们到达了营地。扎好帐篷,老虎累了,先休息一会。然后打水做饭。饭后,月亮升起,感觉比昨天的大且圆,山上起了薄雾,月光透过薄雾更加朦胧。

大家在营地聊天,喝茶,然后早早睡去。这晚和龙纹有了更多交流,他来此行的目的是听说山中有道人,我则是看了鬼吹灯的龙岭迷窟后对这里开始了解并有兴趣的。龙纹还对中医有研究,国粹啊。

太白穿越——五

十月六日,多云转小雨。早上起来,感觉是在山中睡的最舒服的一觉,估计是昨天太累了有关。天刚亮,出来收拾了帐篷,看远处黛色山峦。头顶上罩着云彩,像一条大毛毛虫趴在山顶。照了几张照片,开始做早饭。吃饱了收拾停当,太尉说今天就下山了,背不动的吃的什么可以留下,集中在一起放着,有需要的人会来取,大家都开始减负。我也把一些食物放下,真不愿意背了。顺手把媳妇给我买的小筷子也落那作纪念了,后来想起来有还点不舍得,但无奈已经走出去太远了。

今天走羊皮沟,一路下山,从海拔2700米降到大概600米。路上植被茂密,两侧都是树,脚下是厚厚的树叶,踩上去软软的,比地毯还舒服。抬头看去,更多的是山峰,天的比例很小了。身旁出现了溪流,汇集在一起,越走水越大,沿溪而下,空气也变得清爽。路上有松树之类的小动物在眼前一晃就钻进树林中不见了踪影,全程林间漫步。一路上还看到了五味子,经查,有敛肺降火,止咳止汗,涩肠止泻,固精止遗,收敛止血,收湿敛疮之功效。路上大家都摘下来尝了一点。

天阴着,一会飘起了小雨,一直到我们下山。太白呈现给我们温情脉脉的一面,全部笼罩在雨雾下,仿佛隔了一层纱。给我感觉就像看见了一大幅水墨画。快出羊皮沟时路上还遇到了水牛,在小雨中慢悠悠的走着。

经过6小时的下降,下午3点走出了羊皮沟,太尉安排的车辆已经在等我们了。大家集合,装上行李,乘车离开了太白山,奔西安市。到了西安,感觉就像穿越时空,由原始社会回到了现实。大家相互告别,龙纹订了宾馆。我和老虎都是第二天的车,于是我们一起找宾馆住。

路上找了一家火锅店,两人把背包放下,要了涮肉,一瓶小太白。很快菜就上来了。喝着小太白,吃着涮肉,感觉太香了。

原来幸福是如此简单。

此行认识了老虎、龙纹、小鱼等朋友真的十分开心,高太尉的组织也很好,严谨不失活泼。

最后还是借用高太尉那句话结束:

太白,有酒,有肉,有朋友!
 
参与讨论:http://witkey8.5d6d.com/thread-43839-1-1.html
 
 
您可能会对以下内容感兴趣
征集网 | 广告语大全 | 有奖征文 | 赏金写手网 | 广告语征集 | 标志征集 | 征文
Copyright © 2002-2021 ZHENGJIMAO.COM 征集猫科技・版权所有
联系邮箱:contact-us@qq.com 京ICP备100075145号
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,如果有侵权内容、不妥之处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敬请谅解!
网站地图 | rss订阅 | 百度baidumap